上海匡時春拍陸儼少顏值巔峰《璇閨四景圖》

2019-06-14 09:41作者: 雅昌藝術網專稿

評論0

郭熙在《林泉高致》中論曰“真山水之云氣,四時不同,春融怡,夏蓊郁,秋疏薄,冬暗淡。真山水之煙嵐,四時不同,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蒼翠而如清,秋山明凈而如妝,冬山慘淡而如睡。”畫家把四季的變化注入情感因素,賦予眼前之景以人的性格,使得作品擁有各自獨特的魅力。

上海匡時春拍 中國書畫

陸儼少 《璇閨四景》

紙本鏡心

出 版:1.《陸儼少書畫藏品集》(二)P12-15,香港朵云軒有限公司,1992年。

2.《陸儼少全集》(二),P146-149,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08年。

書:32.7×33 cm×4  約 1.0 平尺(每幅)

畫:32.5×33.2 cm×4  約 1.0 平尺(每幅)

RMB: 4,000,000-4,800,000

此四開分繪春、夏、秋、冬四景,畫風精巧,季節渲染得體,筆墨毫穎爽健。“璇閨四序圖詠”(璇閨為“閨房”的美稱)表明主題為美婦人于閨閣之中觀賞四時山水,從題款“四橋先生倚聲妙制屬圖,因并書”可知由上款人“四橋先生”作四闕宋詞,陸氏作四季山水。這里的四橋先生應為中醫費子彬,1926至1949年期間活動于上海時或與陸氏相識相交,結下詩畫情誼。

四幅畫面整體色調冷暖相濟,意境空曠清謐,使人有“恍如仙境在人寰”的遐想。

《滿庭芳·春》

廿四番風,春邊鸚燕,一任飛艷飄香。落紅誰惜,多事問檀郎。綠鬢相看鏡里,雙蛾好,恰對新妝。只簾外,年年景色,管領付韶光。芳塵遮遠道,平波打槳,碧草褰裳,有翠鈿,珠舄羅帕明珰,豆蔻梢頭舊夢,驀提起,幾費參詳。莫辜卻,描成粉本,著意作鴛鴦。

春景霧鎖煙籠,水如藍染,山色漸清,樓閣中一美人對鏡梳妝。此幀云水尤為絕妙,畫家用獨創留白之法描繪山川云霧,先畫蜿蜒墨痕,然后因勢勾搭,填描出條條白痕,粗細疏密自然流暢,霧氣繚繞縈曲,盤旋山際,別有生動之致。水流則以流暢有力的筆墨,變化多端的線條表現。此外,畫面于青綠設色中突出線條,墨、線、色互不相礙,相輔相成,頗有“云滿山頭樹滿溪,春風浩蕩綠初齊”的既視感。

《水龍吟·夏》

才看戰罷風荷,溶溶香定池臺晚。冰桃雪李,金刀素手,炎威乍散。只盼清輝,滿襟涼露,玉繩低傳。但暗螢猶向,最無人處,渾不怯,輕羅扇。吹送幾家弦管,亦凄清,一聲聲慢。欄桿東畔,僅儂消受,云松襪刬。樹影參橫,羌無情緒,任教零亂。怕流年容易,又將冷色,向枝頭換。

夏景古木蔽天,綠水無波,近水幽亭,亭中少婦賞荷避暑消夏。畫家通過鮮明的物象刻畫季節景致,周圍樹木遮天蔽日,繁茂蔥蘢,筆墨交迭、前后掩映,給人以目不暇接之感,正是“綠樹陰濃夏日長,樓臺倒影入池塘”的意境。

《桂枝香·秋》

江南景色,已黃葉一村,高柳蟬歇。京國燈明酒半,又看圓月,歸鴻帶得新涼味,到君邊,相思刻骨。綺羅香里,還應記取,玉釵簪別。只檻外,煙鬟嵂崒,更如練澄江,錦邈縈拂,往日春秋小詠,露花山抹,盡中著個游仙侶,把紛華聊興收拾。愿將叢桂,來長伴,素蛾瑤窟。

秋景蔟蔟幽林,雁鴻秋水,蘆島沙汀,美婦人安坐于屋中窗邊賞月思人。此幀簡繁搭配,以平遠之法描繪,遠處岸汀以淡墨粗筆寫出,近處畫青黃叢桂,正如“秋叢繞舍似陶家”所寫的景象。

《鎖窗寒·冬》

寶篆燒猊,熏籠透麝,晚妝才褪。溫馨料理,熨盡侍兒方寸。卸云鬢,慵扶翠鈿,生憎著意歡為近,但偷窺不禁,窗前明月,知它嬌困。冰透。寒梅韻。正綽約仙葩,暗香細噴。陽春有腳,認是傳來芳訊。更明朝、飛絮墮風,雪花錯詠嗤道韞。憑宵長,僅遣閑愁,倦夢惺忪穩。四橋先生倚聲妙制屬圖因并書。槎溪陸儼少。

冬景借地為雪,寒梅點點,水淺沙平,屋舍中婦人梳洗卸妝,溫馨料理,透出一派宜家宜室的氣息。畫面構圖遼闊深遠,善于留白,遠處天地朦朧綿延,一輪圓月若隱若現,近處岸汀蕭索幽遠,樹干略施淡赭石,其他則用墨青色或純墨色為主調,梅花上點點飛雪以“敲雪法”完成,一支筆飽蘸白粉平臥橫執,再用另一支筆桿敲擊,細粉散落紙上,自然而又靈動。

書畫對題中所鈐“骩骳樓”為陸氏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使用的第二個齋號,可大致推出此冊正作于這一時期。關于“骩骳樓”齋號的含義,陸儼少先生在自序中講到:“我自覺為人戇直,少婉轉圓美的習性,以致時常碰壁。骩骳涵義屈曲,我警戒自己做人不要太直,要圓轉些,是佩韋佩弦的意思。”此畫所繪的繁密而蘊藉的四季山水正也是陸氏這一時期藝術思想的體現。

友薦云推薦

推薦新聞

中國互聯網協會 北京互聯網行業協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北京盛藏藝術品有限公司 ?
服務電話:400-813-9977
真.招财进宝客服